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大禹匿陵》主角李炳光老朴精彩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

《大禹匿陵》主角李炳光老朴精彩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2 21:15:33编辑:草帽哥 作者:史蒂芬张 人气:

《大禹匿陵》是史蒂芬张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禹匿陵》精彩章节节选: 茶几上的电磁炉再次启动,炉底下的散热风扇“嗡嗡”作响。三支长短不一的佛香,一字排开,摆在茶几上。陈小姐在沙发上,不时调整坐姿。林

大禹匿陵

推荐指数:10分

《大禹匿陵》在线阅读

《大禹匿陵》 7章 闹鬼 免费试读

茶几上的电磁炉再次启动,炉底下的散热风扇“嗡嗡”作响。三支长短不一的佛香,一字排开,摆在茶几上。陈小姐在沙发上,不时调整坐姿。林曼芬倚坐在陈小姐一旁,她不信老朴那一套,从她对老朴的态度便知道。本以为能打发他们两个离去,让陈小姐获得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没想这佛香又出了问题。

李炳光坐在对面沙发上,若无其事,老朴回来,他自然得跟着回来。他不知道老朴是不是在佛香上动了手脚。三支佛香,偏偏就烧成了两短一长,老朴对于佛香这事,有点始料未及。李炳光想在三点前回去,基本无望,午饭没吃的他,肚子早就在抗议了。

老朴拿着“挂钟”在书房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他们一回到别墅,陈小姐惊恐万分地把佛香给他们。林曼芬一口咬定,是老朴在佛香上搞鬼,好再次找借口,额外收钱。老朴本不想理会她,但说他贪图钱财,弄虚作假,老朴就必须有话说了。好在陈小姐及时化解,老朴才未破口大骂。

“人怕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偏偏烧成这样,”老朴手上拿着佛香,边说边看,“香头不匀,家有不幸。”“朴师傅,我老公......他真的会有事吗?会不会......”陈小姐没敢把话说完。“两短一长,又叫催命香,我不敢今天一定有事,但明天和后天,就难说了。”老朴解释道。

这时,老朴从书房走出来,坐在陈小姐对面,把挂钟摆在桌子上,只见中心圆的指针,不时地动一下。“这个指针。”李炳光看着挂钟说。“事情比我想象中的严重。”老朴脸上有些严肃。李炳光还是认为老朴在故弄玄虚,但立场已经没有起初那般坚定。

“就这破玩意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林曼芬指着桌面上的挂钟骂道。挂钟的指针已经恢复原状,一动不动。老朴没说什么,把挂钟收回到面前,生怕这个情绪激动的女人,脑子短路,把它摔坏了。现在的女人任性也是出了名的,特别是这些口袋厚实的主子。

“朴师傅,你有什么对策吗?”陈小姐这会已是眼睛泛红。“宁愿多给几个钱医院,我也不会信这个。”林曼芬插嘴到。李炳光看得出老朴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只是又皱了皱眉头。“那不是嘛,医生说现在病情稳定,能出什么大事来。”见老朴没有还嘴,林曼芬来劲了。

“可是,可是医生也没查出是什么问题。”陈小姐现实看了一眼老朴,才说出口,生怕得罪眼前这个中年人。不过从她的话中,显然立场是站在老朴这一边的。

顿时,大厅便安静下来,水壶的盖子“噔噔”跳动,水开了,李炳光能听到水沸腾的声音。“陈小姐,这事能尽快解决就尽快解决,拖不得。”老朴又看了一眼挂钟。“你想到办法了?”陈小姐问道。“若想事情尽快解决,陈小姐得答应我两件事情。”老朴伸出两根手指。

“要是要钱,不能再给了。”林曼芬站起来说。陈小姐把她拉回沙发上,在她耳边说了两句。“我也是为你好,这都是你找来的第几个风水先生了,如果真的行,早就摆平了。”林曼芬的语气又低又急。

李炳光有些反感这个女人,陈小姐把他们叫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反而她激动得像个疯子。“你说吧,朴师傅,能答应的,我肯定不会拒绝。”陈小姐坚定地说。

“按照香头,和我刚才在罗盘上看的地磁,已经可以确定屋子里,就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这事今晚一定要解决,”虽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陈小姐还是面露恐惧,老朴继续说到,“今晚我和小李,必须在这里过夜,才能把事情处理好。”

老朴此言一出,连李炳光都像惊弓之鸟,站起来看着他。更不用说坐在对面的两个女人,只见陈小姐和林曼芬两个人脸上写满了惊讶。李炳光心想,你这老鬼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拿了钱不成,还想那样的事情?

“我没有听错吧!在这里过夜?你疯了不成!”林曼芬第一个反应过来。“不是改布局就好了吗?”陈小姐问。“照目前情况,只靠改布局,布阵法,恐怕解决不了,反而会害了你。”老朴淡定的说,丝毫没有受到林曼芬的影响。

“布阵也解决不了?”李炳光插嘴道。“布阵也不是不行,但在屋子里布阵,对屋主的伤害同样巨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布阵,就怕陈小姐的老公连今晚都撑不过。”老朴面露笑容的跟李炳光解释道。

“总之做什么都好,我不同意这样的要求。”林曼芬坐直身子,摆明了她的态度。“朴师傅,要不我在附近的酒店,给你们开个房,怎么样。”陈小姐已经在拐弯拒绝老朴的建议。

“陈小姐,你可能不明白,这种东西出现,是分好几个阶段,如果,你在一个月前找到我,那时改布局,是可以的,”老朴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它们出现,是分阶段性,一些你没碰过的东西,或多或少的移动位置,你可能没有在意,因为都不显眼。它们会变本加厉,加上阴气聚集,偶然会现身,就像你之前说,晚上有人低语,有人在某个地方看着你。”

“可这是我之前说给你听的。”陈小姐打断了老朴,显然老朴没有能说服她。“好,从今天我们进屋前,这些东西还没有恶意,或许它们还没受到威胁。从我们进屋,到佛香燃断,其实就到下一个阶段了,它在发出警告,它今晚要做点事情。”老朴不急不慢地点上一支烟。

“所以风水局上的“数局序”说的就是这个,从好局到破局,到败局,最后的残局,若今晚不制止,让它们肆无忌惮,再过些天,就是郭璞也无力回天。”老朴说的这些,是希望陈小姐能听得懂,并且同意他的提议。李炳光站在一边,虽然他分不清是真是假,但佩服老朴那说话技巧,简直是滴水不漏。

陈小姐在犹豫,她在顾虑,这附近大舌头的富太、大妈不是没有,这帮人,老公在外头赚钱,她们过得比谁都舒服,除了购物,就是四处八卦事情。难得陈小姐现在出了事,眼下又带了两个男人回来,还在房子里过夜,像这样的猛料,她们自然不会放过。

“我知道你在顾虑,”李炳光一开口,几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过来,让他有些紧张,“我们进来的时候,也领教到了这些长舌妇的厉害,其实我们进来的时候,闲言闲语就在了。只是,你觉得这些闲言闲语重要呢,还是这个重要呢?”李炳光指了指桌面上的佛香,虽然说起话来,他还是紧张,但还是把话说完了。

老朴向他投来赞许的眼光,李炳光也惊讶自己,为什么在替老朴说话,他不是一直都觉得他是个骗子吗?还是刚才老朴给他几张百元大钞,已经在潜意识里收买了他?

陈小姐又思考了一会,还是咬咬牙答应了,坐在一旁的林曼芬则感到非常失望,整个人一下瘫了下去。“还有第二件事情呢?”陈小姐接着问。

李炳光看着老朴,希望他不要再提出像刚才那么过分的要求,因为她能答应第一件事,已经是非常走运的了。“第二件事,就是烦请陈小姐给点时间,我们还没吃午饭。”老朴的表情一下变得可怜兮兮。

“噢。”陈小姐才反应过来,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佛香事件上面,没有想到他们连中午饭都没吃。现在老朴厚着脸皮提起来,她才想起,他们几个人都没有吃午饭。时间这时已经是一点半过了,愁眉苦脸大半天的她,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陈小姐开车,一行四人,在附近的川菜馆填饱肚子。吃饱,回到别墅,已将近三点了,李炳光以为老朴要准备很多事情,或者做点仪式之类。

结果,他什么也没做,说眼困,径直的在客厅找了个凉快的地方,躺下就睡了。陈小姐本想让他们到客房休息,没想到老朴躺下没多久,便不省人事了。陈小姐无奈,只好和林曼芬回到主卧室。

李炳光无所事事,便来到二楼,期望找本书看看,消磨一下时间。二楼很安静,阳台的门依旧锁着,主卧房门紧闭,不知林曼芬在里头,又和陈小姐说着些什么。

李炳光很少在人背后说闲话,尽管也会有抱怨,那都是在自己心里,很少会在别人面前说出来。他在书房里找了一本书,外面的天气阴晴不定,偶有出过太阳,可书房的温度还是那么低。他没在意,凉凉的,挺好。拿了一本书,躺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没翻几页,不知是不是这沙发太舒服,还是今天起来太早了。李炳光连续打了几个哈欠,不知不觉,便闭上眼睛。

睡意朦胧的他感觉有点冷,不停在半睡半醒之间切换状态。已经拉上窗帘的客厅,非常合适睡觉。一直很安静,安静,他半开的眼看见一个人影,从沙发边上走过,站在书房门口,老朴吗?不对,他睡得像死猪一样。陈小姐?想到陈小姐曼妙的身姿,便感一热,他承认,在看见陈小姐的大床时,脑子里会不由自主的想一些陈小姐没穿衣服的香艳场景。

陈小姐一扭一扭的臀部,让他深陷其中,那种臀部曲线,只有在小电影里面能看到过,他内心开始有些羡慕陈小姐的老公,有钱真好。

人影站在对面看着他,一动不动。一定是陈小姐,李炳光对此确定无疑,这房间里头不会有第三个人这么做了,毕竟老公长期在医院,她又没人陪,难得今天看见家里来了两个男人,老朴又太老。没准,像电影里头的yàn遇,真的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想到这里,李炳光开始兴奋起来,丹田有股冲动渐渐升上来,他迫不及待。

睡意渐渐退去,李炳光假装熟睡状态。依旧半眯着眼睛,看着人影。这是个好机会,只要陈小姐走出第一步,他一定会狠狠的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做他想了大半天的事情。天知道,他一直单身过来,连碰触女人的躯体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尝试过。

可是,主卧的房门不是锁着吗?李炳光并没有听见开门声,或许她真的是偷偷出来,趁现在大家都睡觉之际。忽然,他的视线回到人影,原本看不见的五官,清晰起来,一张惨白的脸,血红色的眼珠子,它面无表情,正死死瞪着李炳光。

随着喉咙大叫一声,李炳光坐了起来,他分不清是在睡梦中醒来,还是一直在清醒状态。胸口闷得有些喘不过气,书房门边什么也没有,书本掉在地上。

主卧的门打开了,“发生什么事了?”是林曼芬的声音,陈小姐也跟着走出来,李炳光的声音,惊动到她们俩。“没什么,我做了个梦。”李炳光感到抱歉。“真是吓到人了,你是故意的吧!”林曼芬有些生气,李炳光不住的道歉,心理却暗骂不已,大惊小怪。老朴前几天说的那句“八字偏阴”,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回荡在耳边。

屋外响起了喇叭声,连续不断的响起,李炳光拉开阳台的窗帘,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二B在按喇叭。别墅围墙外,停着一辆白色宝马轿车。

一个年轻人打着电话,从车上下来。没多久,林曼芬便到楼下去了,八成是来找她了。两人在外头聊着什么,林曼芬不时的还指了指别墅。

经过林曼芬介绍,那人叫做阿浩,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穿着一身运动名牌,只是说话的腔调,不知道是学哪个明星,却又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他在客厅坐了一小会,便开车载着林曼芬走了。

林曼芬一离开,李炳光便感觉屋子的气氛轻松了许多。没有这个碍眼的女人在场,是今天到目前为止,发生的第一件好事情。陈小姐原本打算和他们吃晚饭,但老朴坚持说,买菜回来煮的好,今天吃的那个川菜,辣得他胃有点难受。

陈小姐则有些尴尬,她说自己很少下厨,煮出来的东西,不知是否能吃。老朴说让他来掌厨,这个不额外收费,是私人赠送给陈小姐。陈小姐一听,便高兴得鼓掌起来。李炳光和陈小姐帮忙洗菜,一看陈小姐捻手捻脚的做事,就知道平日很少做家务了。

“朴师傅是半路出家做这个的吗?还是以前有拜过师傅?”陈小姐正在洗菜时问道。“以前小时候,家里条件比较困难,所以把我送到同村的一个师傅那学习。”老朴站在一旁抽着烟说道。“像你们做这行的,什么见识过的怪事很多吧!”陈小姐继续问。“很多就谈不上了,但也不少。”老朴打开抽油烟机,嘴里吐出的烟,立即就被抽油烟机抽出去了。

“说来听听呗。”李炳光兴致勃勃的说道。“有什么好听的,傻小子,你以为都是英雄救美啊。”老朴接过陈小姐洗好的菜,连着篮子,一起放到一个盆子里滴水。“是啊,朴师傅,我们都还没听过这些故事,说来听听吧!”陈小姐也赞同李炳光的说法。“平时他在公司,经常讲一些有趣故事给我们听,公司好多同事都喜欢听他说故事。”李炳光迫不及待的告诉陈小姐。

“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也没什么好听。”老朴淡淡的说。看来他今晚并不打算说故事了,他们把菜全部洗好以后,剩下的就全部交给他了。四菜一汤,老朴可是使出浑身解数。吃饭时,陈小姐对老朴煮的菜赞不绝口,说比她老公做的好吃得多。

夜幕降临,原本不热闹的外面,变得更加安静了。老朴和李炳光来到院子外面,抽着烟。“今晚你要怎么演?”李炳光又开始调侃老朴。“演?哈哈,钱到手了,工作态度都积极了很多嘛。”老朴打趣的说。

“我怕你这老骨头动不了,才关心一下。”李炳光不甘示弱。“这些事情连陈小姐都可以做,我觉得对你来说倒是高难度。”老朴对着这栋别墅大笑起来。“里面是真的有鬼吗?”李炳光忽然正经地问,他想到下午的事情,他至今还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真实。

“小李,按照我的性格,有些事情,即使知道真相,我也不会去说。我觉得事情还是走着瞧比较好。”老朴那股子脾气一下就出来了。李炳光看着他,只是点点头。“陈小姐相信我,所以我才来,如果她不相信,我可以退钱走人。而且我也不是第一个过来的帮她看房子的人,当然,我会是最后一个。”这方面的事情,老朴一贯是自信满满。

回到屋里,老朴从行李袋拿出很多物品。黄纸符、冥币、布袋,还有两把短的铜钱剑。李炳光拿起其中一把,才发现那上面是真的铜钱。这东西在电影里就没少见过,现实中的,倒是比电影里面的要精致得多。

老朴拿了一些纸符,和一把铜钱剑递给李炳光,吩咐他到二楼主卧室,把铜钱剑挂在阳台门口。其余的黄纸符分别贴在墙上和门上。每一个房间,每一堵墙都必须贴上。

陈小姐带着李炳光来到主卧,他负责系上铜钱剑,陈小姐则在墙上贴黄纸符。待到客厅和卧室贴了黄纸符以后,看上去却多了几分诡异。这时,陈小姐电话响了,是林曼芬打来的,李炳光不等她了,便独自来到书房。

晚上的书房,那股凉快更甚了,只贴了一堵墙,手上的纸符便不够了。出了书房,打算到楼下拿一些,把门关上的一瞬间,却憋见电脑桌旁有个人影。

是不是窗外灯光所致,李炳光犹豫了一下。再度打开门,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忽然想起午睡时,看见的那张惨白的脸。他关了灯,窗外的路灯灯光,照进书房来。

一个人的轮廓,赫然地站在书柜旁,和陈小姐的那张照片上一模一样。李炳光没有眨眼,他还不敢确定是有东西站在那儿。忽然,书柜发出“吱吱”的声响,像是重物压在上面。

他慌张地打开灯,书柜仍是书柜。来到电脑桌后面,期盼能找到一些苗头,转过身,他下意识的望了眼电脑屏幕,一个人站在他的身后。“**。”李炳光一个踉跄,骂出声来。他望着电脑桌,背脊早就发凉。李炳光倒退出去,他得立即把事情告诉老朴。这房子,太他妈邪门了。

转过身,却已经发现门变成了虚掩,他记得刚才明明是打开的。一定是风,一定是风吹的。他不断安抚自己恐惧的内心。就在开门的一刻,他还是朝窗口看去,窗是紧闭的,哪来的风,这他妈哪来的风。

李炳光忽感右肩一冷,一只手搭在他的右肩上。顿时,书房空气像凝固了,那只手冰冷无比,隔着衣服,李炳光能感受得到。那种冰冷底下,夹带着阴森。它在身后,就在身后,近在咫尺,那诡异的面容。“啊!”李炳光喉咙不自主的大叫一声,像本能反应,更像求救。

他挣扎着跑出去,却和老朴在门外撞了个满怀。“你***赶着投胎不成,把我都撞散架了。”老朴捂着肋部。“不是......老朴.....有鬼。”李炳光带着哭腔,颤抖的指着书房。老朴冲了进去,留下身后的陈小姐和林曼芬面面相觑。

大禹匿陵

大禹匿陵

作者:史蒂芬张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大禹匿陵》真心不错,不论是故事还是专业知识都很不错,感情很真实,虽然有五个女主但是主角不是所谓的种马,直到小说快结尾才被男主征服,而且兄弟之情描述的也很感人强烈推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