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大禹匿陵精彩试读章节列表小说 李炳光老朴完本无弹窗精彩试读

大禹匿陵精彩试读章节列表小说 李炳光老朴完本无弹窗精彩试读

时间:2020-04-12 21:15:45编辑:女孩儿 作者:史蒂芬张 人气:

《大禹匿陵》由网络作家史蒂芬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炳光老朴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李炳光今天有个特别的事情要做,为了完成这事,他考虑了很久。考虑越久,发现要顾虑的东西越多。没想到自己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有时候去

大禹匿陵

推荐指数:10分

《大禹匿陵》在线阅读

《大禹匿陵》 4章 回忆往昔 免费试读

李炳光今天有个特别的事情要做,为了完成这事,他考虑了很久。考虑越久,发现要顾虑的东西越多。没想到自己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有时候去做一件事,想得太细,未必是好。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做与不做的泥沼,徘徊良久,不做的话,又怕会错过,导致以后追悔莫及。直到最后出门的那一刻,他终于下了决定,要去做这件事情。

李炳光比平时早出门十五分钟,今天刚好轮到他换岗,由原来的停车场,换到办公室。办公室的值班岗位,是他们保安队伍里面,是最受欢迎的岗位。之所以受欢迎,除了不用雨淋日晒之外,夏天有冷气,冬天有暖气。最关键的,就是可以近距离接触办公室的女孩子。

和那些女孩子上班,什么都聊,有说有笑。虽说两个星期,才有两个班次的机会在办公室,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心满意足。偶尔要帮女孩子做体力活,这些保安也是一万个愿意。所以,通常值班办公室的保安,当天心情都会特别的好。李炳光对在办公室里面,其他岗位的男孩子可是羡慕至极,无奈自己没有那样的专业和水平,只能活在羡慕当中。

来到办公室打卡,这里面静悄悄的,只有电脑和敲击键盘的声音。李炳光有意的看了一眼前台,罗倩正坐在那里,专心致志的工作。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李炳光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他低着头,满脸笑容的走去停车场集队。

乘电梯下到负一楼,出了走廊没几步,就看到几个同事,倚着墙,站在一起抽烟。李炳光跟他们打个招呼,便走得远远的。他不喜欢那股浓烈的烟草味,很难闻。其次,害怕自己衣服粘上烟味。他想不明白,这么让人恶心的东西,他们怎么还能一支接着一支抽。

停车场的车很多,都是小区里的老板,或者白领开来的。他个人最喜欢其中一辆白色路虎越野车。车型好看,颜色协调,而且车身很大,可以搭好几个人。他见过几次车主,是个年纪比他稍大的年轻人,每次看着人家从车上下来,李炳光总有一种想跟人家对调身份的想法,年纪轻轻就开这么漂亮的车。

队长来了,第一件事,自然是集队、报数、点名,之后召开班前会议。公司的很多制度,李炳光都可以忍受,唯独对班前会议,他觉得是最浪费时间的事情。

这是个物业公司,而且他们的岗位还只是个保安。过多的会议制度,让他感到有些多余。班前会、班后会、还有周会和月会。而公司又有其他的季度会、半年会,大大小小的会议简直数不胜数。这些并不重要的会议,不知道占用了多少宝贵的时间。

队长还规定,下班前开的会,必须要做个小总结,今天做了哪些事,还有什么地方要改进之类的。每次,李炳光和同事都得绞尽脑汁,想一些事情,应付会议上的汇报。

最可笑的,来来去去就那几句,队长其实也知道大家在敷衍了事,但他似乎还是坚持的把会议开下去。既然是走过场,开的会议又有何用,倒不如把时间多给点员工,让他们可以提前下班。好不容易熬过十五分钟,李炳光戴好帽子,径直向办公楼走去。

眼下,正是初秋,仍旧热浪袭人,到了办公室,怡人的冷气,从空调排气口徐徐送出,没有比天气热吹冷气更舒服的事情了。都说空调吹久了不好,大家都知道。可只要天气一热,大家又总喜欢待在空调底下,哪里都不愿意去。

罗倩坐在前台,不在忙乎什么,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与刚才李炳光看见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前台的键盘发出“咔咔”的敲打声。如果李炳光不说话,听着键盘声,会有种催眠的感觉。

最初,办公室是不需要保安值岗,直到有过两次业主闹事,闹得很凶,砸电脑、砸桌子。后来才设立了一个保安岗位。用一些同事的话说:我们能有这个福利,多亏了那两位业主。‘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人,给你们在办公室站个岗就叫做福利了。不看看人家在办公室里面上班的男人,那不是更好吗?’李炳光心想。

李炳光记得,第一次看见罗倩时,正眼都没敢望一眼。与别的保安满嘴胡话不同,李炳光的性格相对内向很多,很少去主动说话。也正是这种性格,引起罗倩和办公室其他人的注意,她们觉得李炳光比其他的人,要踏实很多。都主动的找他聊天,时间久了,大家相互熟悉,李炳光的紧张感才消失。

罗倩长得好看,是保安队里大家公认的。她经常扎着马尾辫,额头和五官的配比很协调,没有过大,也没有过窄,鼻粱笔直高挑,嘴型小,加上白暂的皮肤和一米六出头的身高,看见她,就像见到自己虚构的梦中情人。

李炳光和办公室其他的女孩子交流起来都还好,唯独罗倩例外。通常李炳光认为漂亮的女孩子,在与对方说话时,都会很紧张。生怕自己有一丁点的错误,导致形象扣分。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坏毛病。

“你好像很忙。”李炳光看见没有其他人在场,便打开话匣子。罗倩看见他,笑着没有说话。“干脆我来做前台,帮你减轻负担吧!”李炳光见状,继续说。“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你说要不要呢。”罗倩嘟着嘴说。“我帮你倒杯水吧!”说着,李炳光拿起罗倩的水杯,走到饮水机旁。

前台只有罗倩一个人,她既要做文员的工作,也兼职前台接待。杯子装好水,李炳光递到罗倩面前。罗倩笑着说了声谢谢。李炳光看见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包上有一个马拉车的LOGO,可惜李炳光对牌子不了解,只觉得包包的款式和材质,和罗倩往日拿的不一样。

“新买的?”李炳光朝手提包扬了扬下巴。“嗯,好看吗?”罗倩把包包拿在手上,摆了个姿势。“好看,肯定好看,和你很配,”李炳光毫不犹豫地说,“一定很贵吧!”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有时就是这么奇妙。不管对方用什么,穿什么,在自己心里,一定是最好的。看得出罗倩今天的心情不错。“花了我大半个月的工资了。”罗倩有些苦恼的说。“你好舍得,不过,”李炳光拿着包包在手上看了好一会。“难得有自己喜欢的东西,花钱开心也是值得。”

“我想问你,今晚有空吗?”李炳光趁热打铁,不想错过机会。罗倩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没有说话,等待李炳光的下一句话。“有家新开的餐厅,想和你去试试。”李炳光记得第一次邀请罗倩吃饭时,一句话,是分了好几下才说完。“好啊。”罗倩这次想都没想,爽快的答应。

回想起几天来,李炳光想象可能出现的场景,自己又分别的构思了,很多种不同的答案。现在罗倩的回答,完全出乎李炳光的意料,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一切主要是源于,有次一个男人来接罗倩下班,刚好被李炳光看见。那男的是个有车一族。

自那以后,李炳光的信心,显然不如以前。每次他只要和罗倩说话,他就会想到,要是自己有辆车,那该多好。结果有天,李炳光有意无意的套话才知道,那个男人是罗倩的一个朋友而已。

李炳光更在乎的还是,他和罗倩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到了哪个程度,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记得有一次,看完电影,他伸出手,主动去牵罗倩的手,却被罗倩毫不留情的甩开了。另一次逛街,罗倩却主动挽着他的手臂,几乎从开始到结束。

罗倩忽冷忽热的表现,让李炳光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很想问罗倩,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到了哪个位置,李炳光很想告别单身。又担心问了,时机未到,到时连朋友也没得做。

李炳光也知道,自己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唯有等待,还不时地安慰自己。或许是罗倩有意考验自己的耐心,又怕他经不住考验,主动放弃,才会有忽冷忽热的表现。网络上不都是说嘛,女人心,海底针。

到了四点,李炳光到点下班,几乎是赶着回去。正好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辆并不多,他巴不得一路回去的公交站没人上车。洗澡,刮胡子,穿衣服,发现才五点半,这会才气定神闲的出门。餐厅在新商业区附近,李炳光在餐厅里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天黑,将近七点,罗倩才姗姗来迟。

为了和心上人共进晚餐,李炳光觉得等多久都没问题。何况男等女,本来就是约会中公认的一条规则。罗倩换了一套衣服,一条天蓝色的连衣短裙,口红涂得有点艳,以罗倩的气质,完全可以驾驭,并没有显得别扭,反倒有几分妖艳。要是换做别的女孩子,却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了。罗倩手上拿着是她新买的包包,在李炳光眼中,一切都是完美的存在。

很快,罗倩点了菜,几次吃饭的经历,罗倩自然知道李炳光的口味喜好。“吃完饭,我们去哪?”待服务员把餐牌拿走后,李炳光迫不及待地问。“最近好像没有好看的电影。”罗倩说,对于电影方面的资讯,她自然比李炳光掌握得多。而且好莱坞大片,一贯是罗倩的最爱。眼下又是电影淡季,看电影是去不成了。

“去唱歌?”李炳光似乎想不出其他的约会方式了。“两个人去,有点单调,不好玩。”罗倩边低头看手机边说。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生活,聊着工作中的事情。罗倩偶尔还向他抱怨现在的工作,公司对她的安排有些不人道。李炳光耐心的听着,偶尔回复她一两句,毕竟对于安慰人,不是他的拿手好戏。

吃过晚饭,两人在购物中心逛了一圈。新商业区入驻了不少大牌子,说实话,李炳光光是站在店外看着,就会心里发虚。进到店里更是不说自己有多紧张了。看了一些包包和衣服的吊价牌,即使他一个月不吃不喝,也完全买不起。看着那些手上拿着长型钱包,一身名牌的男人,为身边的女人买单时,毫不手软。李炳光在心中确是羡慕极了,却也随着几分自卑。若是他也能这么有钱,一定会给罗倩买很多东西。

平时自己也幻想过,要是有了很多钱,一定会买辆跑车,比如保时捷或者法拉利什么的。天天开着车,去等罗倩下班,带着她去吃好吃的,买她想要的。就像眼前这些有钱人,买东西连吊价牌都不用看。

只是,每次幻想结束,现实的落差,总是让李炳光非常痛苦。有时他甚至抱怨,为什么自己不是个富二代。如果他是个富二代,那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不一样了。

从购物中心出来,手上并没有多了什么,李炳光有些无奈,罗倩并没有在乎。没准人家还把自己当成是个普通朋友罢了,只是自己在贴靠。两人向南走,李炳光知道,附近有个公园。很大,人也很少,来这里的人,多半是情侣。唯一感到设计不合理的地方是,供人休息的长椅太少。

公园里比较安静,没有广场舞,偶尔有跑步的人跑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聊天。两人离开大路,走进小路,不知是不是上天安排好的,李炳光意识到,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今天早上他决定要做的那个事情,再次提醒他,现在是个好机会。他环顾四周,发现附近只剩下他们。

“罗倩。”李炳光停住脚步。罗倩也跟这停下来,她转过身看着他。李炳光看着她精致的五官,内心的热情渐渐开始聚集。“怎么了?”罗倩见他不说话。李炳光手心开始出汗,他紧张不已,想好的话,突然又吞进肚子里。

“我,想你,”李炳光吱吱唔唔,比他去面试保安的时候还要紧张,“我想,你,做我女朋友。”李炳光不断在心中提醒,一定要看着她,此刻他要比平时更男人一些。他不是害怕罗倩,他是害怕得到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李炳光,你在开玩笑吗?”罗倩起先笑着说,后来意识到李炳光说的是真话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没有,我是认真的。”李炳光有些胆怯。“你觉得我们合适在一起吗?”罗倩问他。李炳光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自卑心理又在作祟,如果回答合适,是不是显得自己太高傲自大了?可现在不是在表白吗?

早上他才建立起的底气和自信顷刻间土崩瓦解。一切源于他的软肋经济收入,不管做什么事,经济收入总是让他底气不足。罗倩没有说话,似乎还在等他回答。

“合适。”李炳光勉强挤出两个字,他意识到,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自己连话答不上。罗倩竟然笑了,那种笑夹带着别样的意味。“你是在表白吗?”罗倩有些不耐烦。“是的,我喜欢你,好久了。”李炳光尽量稳定语调,不想让对方知道他有多紧张。

“我们真的合适吗?”罗倩又问了一次,并冷冷的长吁一口气,没等李炳光回答,她继续说道,“性格上,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喜欢安静,我喜欢热闹,区别就很大了。”才第三回合,李炳光便感觉要败下阵来。他又顿住了,脑子一片混乱,像千万只蛀虫爬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听得出来,这是在间接拒绝他,今晚看来是要玩完了。

“我的朋友圈子,你也知道。”罗倩看着他,目光凌厉。李炳光知道,她的朋友圈子,和自己的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女的说着一些他不懂的牌子,去玩去旅游。男的都是一群开着高档车,出入各式场合的富家子弟。

光是想象以后他随罗倩一起出去,站在那些人的身边,就已经很痛苦了,李炳光的自卑心,更会被那些人践踏得体无完肤。“我真的很爱你,”李炳光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唯有这个,“我可以为你做很多改变,为你去做很多事情。”他平时看来最傻的电视剧台词,居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为我做很多事情?”“千万不要,你懂吗,李炳光,”罗倩的声音划破宁静的夜晚,显得有些吵杂,“新闻上看得太多了,男人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去偷她喜欢的包包。”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会变努力工作。”李炳光连忙解释。罗倩张口欲说,却又在顾虑什么。“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罗倩咬了咬嘴唇,“我不想你为我买个包包,省吃俭用好几个月,那不是爱情,是愚蠢。”“我可以存钱,可以努力工作。”话从口中出来后,李炳光才感觉软弱无力,连自己都找不到信服的理由。

“我想要一辆车呢?一套房子呢?我见过我母亲,为了一套房子的他产权,和她自小长大的姐妹决裂,”罗倩激动的说,“你只是个保安,你知道保安对那些人意味着什么吗?他们在我面前,说你是狗,专门为讨好人存在。你会努力工作,你再怎么努力都还是个保安。”

罗倩无情的语言如冰冷的水,把李炳光的热情完全浇灭。李炳光无话可说,他感到已经伤痕累累,不自觉的低下头。罗倩转过身走了,李炳光看着她的背影,很心痛,这种痛,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试过失败的滋味,试过被嘲讽的感觉,但那些跟现在的相比,完全不值得一提。

那晚,罗倩被一辆雪白色的雷克萨斯接走了。李炳光无奈地看着车尾印有GS300的车,逐渐离去,搭着他心爱的女人。他坐在公交车上,六神无主,看着别人把心上人载走,却无能为力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

这不是横刀夺爱,或许人家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对手。是自己失败,他恨,他不知道该恨自己,还是恨罗倩。第二天,他没有再去公司了,罗倩自那以后,便活在了他的记忆中。

李炳光第二天睁开眼,起来喝了杯水,呛着了。猛烈咳嗽的他,不知什么时候眼中已有暖流缓缓流下,他哭着,跪在床头边上,悄然无声,他不能让人听见。他恨,他恨自己,也恨罗倩,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流下,但他并不知道,罗倩转身时,其实有个不起眼的动作,把眼角的泪水眨去。

大禹匿陵

大禹匿陵

作者:史蒂芬张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大禹匿陵》这本书整体来说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闯十八层地狱构思比较标准,反正很好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