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大禹匿陵》主角李炳光老朴最新章节精彩阅读

《大禹匿陵》主角李炳光老朴最新章节精彩阅读

时间:2020-04-12 21:15:48编辑:六道众生 作者:史蒂芬张 人气:

《大禹匿陵》为史蒂芬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电话响了,李炳光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他又一次梦见罗倩。和上次一样,相同的梦,相同的心情。大概在三个月前,李炳光同样

大禹匿陵

推荐指数:10分

《大禹匿陵》在线阅读

《大禹匿陵》 5章 别墅 免费试读

电话响了,李炳光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水,他又一次梦见罗倩。和上次一样,相同的梦,相同的心情。大概在三个月前,李炳光同样泪水满面的醒来。

尽管和罗倩分别,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李炳光至今仍难以忘怀,他原以为随着时间流逝,那些情感会逐凋零,逐渐遗忘,直到消失。现在看来,他有点高估自己了。他伸手到桌子上,抽出两张纸巾,將脸上泪水擦掉。每一次,他梦见罗倩,醒来后的心情总是沮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拿起手机,屏幕正显示老朴的号码。本来想睡懒觉,才想起之前答应他的事,到少妇家里看风水。当时,还是自己提出的要求。接了电话,老朴没多说什么,让他二十分钟后,在家楼下等着。洗簌完毕,李炳光来到楼下,坐在小卖部的椅子上,刁着烟,抽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一辆橙色车身的出租车,出现在李炳光的视野中。上车后,司机似乎和老朴达成了某种默契,直接开动汽车,前往目的地。

老朴递过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三个肉包子,还有一喝牛奶。“知道你会睡懒觉,请你吃的。”老朴晃了晃袋子,示意他拿去。“看来两年同事,没白处,还真没吃。”李炳光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接过袋子吃了起来。老朴身边放着一个行李袋,里面装了不少东西,袋子鼓鼓的。“你还带衣服去?”李炳光故意说道。“没准人家会让我过夜留宿,到时候你就自己回来好了。”老朴开始和他插科打诨。

周末路上很多车,走走停停,李炳光看了下时间,才九点多。毕竟是难得的周末,大家都涌上街头,餐厅、购物中心更是人满为患。想想自己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到街上闲晃了,每次周末打算出去,却又总不知道去哪里好,还不如在出租屋好好睡一觉。

老朴嘴里不时地,跟着车上的收音机,哼些小调,心情看上去很轻松。在李炳光看来,老朴已经拟定好今天的剧本要怎么走了。鬼在什么地方,该有些什么反应,最后又如何驱鬼,只要不被对方发现破绽。钱嘛,一定能拿到手。但是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说一下呢,万一到时候要临时演员配合,反应不过来,就不好了。

车子艰难地爬出商业区,速度一下子便提了上去,将人群远远甩在身后。上了快环,时速更是直逼80公里。窗外的景物嗖嗖地往后飞去。李炳光看了看天色,阴晴不定,出门的时候还能看见阳光,现在又是阴天。

“不会下雨,放心吧!也不会妨碍你的约会,中午就能回来了。”老朴的表情看不出是开玩笑还是认真。“你还会看天气?”李炳光感到新奇。“云层这么高,通常是下不成,而且昨晚我看天气预告,上面说是阴天。”老朴笑了笑。这人又开始老不正经了。

车子在快速环城路走了大概十分钟,便进入辅路,商业区密集的高楼已经消声灭迹,拐了一个弯,进入一条大路。周边很多工地,正干得热火朝天,未来这里又将是高楼云集。之后,汽车又是一路狂奔,车少,人也少,敢情是越来越靠近郊外。大约二十分钟,车子前方出现连排别墅。

别墅一栋栋有序地排在一起,房子很新,似乎分了几期工程,有些地方还在建。那个少妇果然不一般,光看排场就十分了得,住在这等地方,非富即贵。李炳光感叹,若不是跟着老朴过来,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到富人区来。

他的内心竟然有些兴奋起来,虽然他一直认为,开豪车住别墅的,不一定是好人。但此时此刻,又觉得这里边的人,非常了不起。

车子拐了两个弯,进到一条双车道,前面是别墅区的入口了。车子在自动杆前停了下来,一个保安手上拿着本子,从岗亭里走出来。

“先生,你们好,请问是来找人的吗?”或许是看到出租车的缘故,保安刻意过来问一下,问话前,面带微笑的敬礼。李炳光忽然又想起他做保安的时候。

“37栋,陈小姐。”老朴回应道。保安稍作了一下登记,随后示意保安室打开自动杆。忽然,老朴打开车门,出人意料的下车,这让保安愣了一下。

“我们还是下车走过去吧!”老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保安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笑了笑。待司机补钱后,老朴带着李炳光走进别墅区里。这里的道路十分干净,少有的几辆车停在路边的画线区内。每栋别墅门前,都有一个门牌。

老朴四处看着,但他没有想李炳光一样看别墅。这些别墅大小高矮,都不一样,但标配的车库和院子还是有的,没准屋后还有游泳池。走了大概十分钟,37栋的门牌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两人停下来,看着眼前的别墅,米黄色墙体,高三层,其实和周边的别墅相差无几。不同的是,这栋别墅更大,空间更开阔。边上有个大车库,可同时停两辆汽车。透过栏栅铁门看,屋子前方有一大块草坪,草坪中间用石砖铺了一条小路,通向大门。这些有钱人,真有情调啊。

草坪杂草丛生,看得出是很久没人打理了。另一边有一棵大树,树叶落了一地,有些已经开始腐烂。两人站在铁门旁,老朴拿出手机,给陈小姐打电话。

望着这栋静静屹立的别墅,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只不过老朴说闹鬼,给别墅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让它看起来,显得更加荒凉,但外观上,却非常崭新。

“她正在回来,大概还要十分钟,”老朴挂了电话后说,他从口袋里拿出两支烟,分给李炳光一支,四下看了一会,“连个垃圾桶都没有。”“女人的十分钟,其实是半个钟。”李炳光说完,两个人都笑了。李炳光庆幸现在没有出太阳,不然等到陈小姐回来,非得晒脱一层皮不可。

老朴抽了两口烟,这会在别墅四周走来走去,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上多了一个圆盘。李炳光走近一看,这个不就是他家的挂钟吗?上面少了指针和罗马数字,中心圆却多了一个类似指南针的指针。“这不是你家的挂钟吗?”李炳光好奇地问。“是的,就是挂钟啊。”老朴笑着说,眼角的鱼尾纹立即浮现。看着上面标注的文字,李炳光一阵眼花缭乱。

“坐南朝北,房子方正,没有压迫局,白虎不抬头,不应该啊!”老朴站在一边自言自语。“按我说,八成是她心里有鬼。”李炳光蹲在一边,抽着烟说。“要不你找时间,好好给她做下心理辅导。”老朴又走过另一头。

“少妇真不合适我,如果她还是未婚,我可以考虑一下,少妇倒是比较合适你这种大叔。”李炳光注意到,附近几栋别墅的人,似乎有意无意地朝他们这边看来,晾衣服的,浇花的,修草坪的,周末了,人多是正常的事情。但是那种眼神,似乎有点异样。“老朴,有没有发现,他们好像对我俩挺好奇的。”李炳光走进老朴身旁说。

“这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是有钱人的妈妈,就是有钱人的老婆,低头不见抬头见,都熟络了,今天忽然多了两个陌生人,能不好奇吗?没准还以为我们是来踩点的呢。”老朴打趣的说。“你注意点,别看到美女少妇就盯着人家,不然我们被抓起来,就麻烦了。”李炳光没有停止开玩笑。

这时,一个大妈提着菜篮子,从斜对面的房子走出来。她在门口,看了下李炳光,为了不甘示弱,李炳光也看着她。但能看得出来,她有些警惕。可是他们的动作,丝毫没有鬼鬼祟祟,怎么还是让人警惕呢。

“小伙子,你来找人啊?”大妈走过来,并指了指李炳光身后的别墅。“我陪他来的。”李炳光伸手指了指正在忙乎的老朴。“小陈好像大前天出去,就没见她回来过了,”大妈仍然的神情仍然有些警惕。“我打过电话给她了,她说待会就回来。”老朴转过身看着大妈。“你们是要买这套房子吗?”大妈又问,她似乎想探明他们来意。

“别开玩笑了,大姐,我们一看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说买这个房子,不实际。”老朴把“挂钟”收到行李袋里。“哪里的话嘛。”大妈还是看到了挂钟。“那不是嘛,这房子这么高档,少说也得五六百万吧!”老朴笑着说。

大妈听了更是乐呵呵。“不过,这房子,大是大,不太好。”大妈朝他们摆了摆手。“不好?这么漂亮的房子,我看不出哪里不好。”老朴开始下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年轻人。如果你要买的话,来找我,那边有几栋,是我儿子的朋友,他们正想出手呢。而且都是风水宝地,很干净。”大妈话中带话,似乎知道一些事情。“干净?我看这房子收拾一下,不也挺干净的嘛。”老朴继续装傻。

“哎呀,我值的不是那个干净,是另外一个意思。”大妈刚才的警惕性已经不见了。“我这人读书少,真听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老朴把行李袋的拉链拉上说。大妈笑着看了一眼李炳光,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大姐,说句实在话,像你们住得起这里,我们外面人连想都不敢想,哪里还会说脏。”老朴说着转过身,继续看着别墅。

“我跟你说个事,你别乱跟小陈说啊,这房子有点邪门。”大妈压低声音,“这房子以前后面有条路,以前是直通火葬场,风水先生说了,是黄泉必经之路。”

“不会吧,大姐,你这么有钱也信这个东西。”老朴装过身,满不在乎的说。“你别不信,特别是房子,有些规矩还是要信的。”大妈认真的说,似乎在劝诫眼前这个年少无知的男人。“现在火葬场不是拆了嘛,没那么多迷信。”老朴故意看了看屋子后背。

这是好事的大妈,不知不觉,已经被老朴下套了,李炳光心想。“小陈他们夫妻俩,搬进来之前是很好的,才两年不到就出事了,男的现在住院了,女的之前又流产。”大***语气带着一丝诡异。“是巧合吧!”老朴看了一眼李炳光说。

“阿姨,不要这么迷信。”李炳光忍不住说了一句。“所以说你们年轻人,见识的东西少,难得有我好言相劝。你现在看,这栋房子后面几间都卖不出去,都是没人住的。”大妈放下菜篮子说。两人顺着大妈手势看去,同样的几间别墅,看不到丝毫生气。

“你看这条路本来是没有的,”大妈指了指别墅右边的路,“那时开发商盖楼的时候,找了一个先生过来看,先生说这里不能盖房子,要开一条路,给那些东西过路的。”“阿姨,你这么多内幕消息,哪里来的?”李炳光用一种别样的口吻问。

“我儿子跟这里的开发商有合作关系。”大妈乐呵呵的说。“哦,原来如此。”李炳光随口应道。“有天晚上,我的孙女在院子里玩,她就站在铁门那一动不动,”大妈吞了吞口水,指了一下她家房子的大院,“在那看着小陈的房子发呆,后来我问她是怎么了,她说在看到对面有个人,站在窗口那,朝她招手,但那天小陈明明是出去了。”

“那你看到了什么?”老朴好奇的问。“我看到二楼,就那个窗口,真的站着一个人,应该叫东西吧!我老花眼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就是看到一个大概轮廓,真的是有个人。”大妈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手势很是激动。

“应该是他家里人吧!”李炳光很淡定的说。“不,我可以断定他们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有谁在家是不开灯的,”大妈激动的说,“一定是房子有问题。”‘房子是个死物,能有什么问题,出问题的还是人,不然怎么会有心理医生。’李炳光心想。

“这种房子,说真的请我进去,我是真不敢进去,会粘上不干净的东西。”大妈拿起菜篮子说。遇上这种七嘴八舌的邻居,想必陈小姐也不好过吧!特别是她流产这个事情,肯定没少成为街坊邻里的八卦的事情。只不过出乎李炳光的意料之外,这些有钱人,原来对八卦也是这么感兴趣。

“她这几天没有回来,我想她应该是找人来买了吧!”大妈没有理会他们有没有听,径直的说自己的话。没准就是拜老朴所赐,若不是说人家房子闹鬼,没准人家现在就在屋里了,现在被吓得已经不敢回来了。想到这里,李炳光不得不佩服老朴的老谋深算。

没多久,那辆熟悉的越野车出现了,缓缓地朝这边开过来。大妈见状,便走开了,离开前,她还嘱咐老朴,一定要相信她说的。附近的人,有意无意地向这边张望,似乎在他们看来,陈小姐,找到了一个冤大头过来看房子了。

陈小姐今天穿了一条灰色的包臀裙,曲线凹凸有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果然比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多一份成熟和性感。正如之前李炳光说的,没结婚前的女人是看脸,婚后的女人靠味。老朴拍了一下他,让他别看得流口水了。

副驾驶座上,还下来另一个女人。穿衣风格和陈小姐相仿,头发很长,一头棕色头发,耳朵上吊了两个大耳环,比陈小姐要瘦一些,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有肉。若是走在大街上,是个男人都会多看几眼。

“朴师傅等多久了?我刚好有事出去,实在不好意思。”陈小姐感到抱歉。她今天看上去,很憔悴,脸上勉强挤出几丝笑容。“我们刚到不久。”老朴觉得按照惯例似乎都这么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闺蜜。”陈小姐笑着说。

“你好,朴师傅,我叫林曼芬,叫我小林就可以了。”站在陈小姐一旁的女人说道,声音有几分诱人。“我叫朴正康,你叫我朴师傅和老朴都可以,这个是我的助手。”老朴指了指站在他身边李炳光。‘助手?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老朴的助手了。’李炳光有些哭笑不得,他今天来,只是想看看老朴那一套学说。老朴顺势把他的袋子递给李炳光,并做了个得意的表情。

李炳光恨得牙痒痒,为了顾全他的面子,最终还是接过行李袋。“我听说,你有好几天没回来了?”老朴想证实一下大***说法。“是...是的。”陈小姐始料不及,她认为老朴不应该知道的。“生意上的事情,比较忙吧!”老朴又帮她圆场。

“也不是,就一些私事,生意上的事,我都推了,怎么说好呢,”陈小姐思考了一下,继续说,“就是一个人住,有点害怕,那天听你说了以后,我很难说服自己走进这间房子了。”

“我就说她了嘛,不能太迷信,没有证实的事情,不能完全当真。”林曼芬插嘴道。李炳光听得有些刺耳,不知老朴作何感受。“我给你的无忧符,按我的说法做,是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老朴提起前几天,送给陈小姐的两个符。“那个,我把符放在房间里面了。”陈小姐有些尴尬。

铁门打开,穿过前院,走过草坪的石砖路,来到别墅门前。李炳光瞥见刚才的大妈,并没有回到房子里,而是朝另外几个邻居走去,正聊在一起,不时的还朝这边看来。

老朴从行李袋中,拿出一扎佛香,从中抽出三支。“进门问人,入庙拜神。规矩还是要走。”老朴还嘱咐陈小姐,开门后,先拜祭一下,等一会,看看佛香烧成什么样。“进自家门也这么麻烦?”看到这样的规矩,林曼芬眼睛都大了。

“这么说吧,离开几天,你可能认为这里还是你的家,但里面的东西,未必是这么认为。而且在现时没有确定的情况下,还是按规矩去做比较妥当。”老朴解释道。

陈小姐答应了,便把门打开。李炳光站在后面,看着屋里,里面和别的房子没什么两样。房子依旧还是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气氛上有些怪异,李炳光一直认为,房子之所以有怪异的气氛,都是老朴之前做的铺垫,进来以后自然会有怪怪的感觉。

“麻烦陈小姐诚恳一些。”老朴点燃佛香后,递给她说。陈小姐照做,毕竟老朴是她请来的,就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拜完后,老朴示意她把佛香插在门边。他们必须得在门外等,按老朴的说法,烧到三分之一就能知道个大概了。老朴则走到大树底下,看了好一会。

“树是你们种的?”老朴摸着树干说。“是的,我老公说可以遮阴,二楼书房没那么热,”陈小姐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树有问题?”“按理说,院子里是不能种树,树太高,自然喧宾夺主,而且,”老朴伸手抠了一层苔藓下来,“老树阴气重,挡去阳气太多,对屋主不太好。”林曼芬站在一旁,表情不屑一顾,她认为老朴完全是在装神弄鬼,没想到这个林小姐和李炳光是同一阵线。

他们在树下站了一会,老朴走过去看佛香的情况,便招手让他们进屋。进屋后,李炳光闻到一股异味,一种陈腐的味道。按理说,漂亮崭新的房子,不应该有的味道,就像荒废了好多年的房子散发出的味道。

老朴拿着挂钟,水也没顾上喝一口,便四处观察。两个女人进屋后,便坐到沙发上,看得出来,她们都很累。李炳光把行李袋放到沙发边上,之后,他就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突然,陈小姐坐起身来,问李炳光需要喝水吗?李炳光点了点头。

陈小姐径直走到厨房的冰箱,拿出两瓶矿泉水,一瓶给李炳光,一瓶递给老朴。“这两天,都没有回来,所以没有烧开水,先喝这个吧!”陈小姐笑着说。李炳光拧开盖子,直接灌了一大口。这时,外面的太阳又露头了,李炳光庆幸陈小姐回来得正是时候。

一楼很宽敞,客厅、厨房、浴室、客房一应俱全,除了浴室,其余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比李炳光住的整个单间还要大得多。那夸张的厨房,似乎比有些餐厅的厨房还要大得多。客厅铺设的地毯,让李炳光有些不敢踩在上面,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鞋子可能有些脏。要是踩出鞋印,那就十分丢脸了。

这时,老朴走了过来。“陈小姐,是否可以带我们上二楼看看。”老朴虽然只是礼貌性的询问,其实自己已经拿定注意了。说完后,没有等陈小姐答应,老朴便转过身,往楼梯走去。李炳光看见院子的铁门外,站了好几个人,他们看到屋子里,指指点点,嘴上在说着些什么,其中就有刚才的大妈。

大禹匿陵

大禹匿陵

作者:史蒂芬张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大禹匿陵》故事情节不说,人物描写太儿戏了。作者还是年轻了点。不懂成年人的世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