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跃龙飞天》主角云晓冬莫辰在线阅读大结局完结版

《跃龙飞天》主角云晓冬莫辰在线阅读大结局完结版

时间:2021-01-01 04:05:35编辑:羽白 作者:越人歌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越人歌原创的灵异小说《跃龙飞天》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云晓冬莫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金风一吹,满山的叶子该黄的黄,该红的红,该落的落,一眼望去错落疏朗,天显得愈发的蓝,越发的高,也越发的干净。 这是云晓冬在回流山的

跃龙飞天

推荐指数:10分

《跃龙飞天》在线阅读

《跃龙飞天》 第2章 回流山 免费试读

金风一吹,满山的叶子该黄的黄,该红的红,该落的落,一眼望去错落疏朗,天显得愈发的蓝,越发的高,也越发的干净。 这是云晓冬在回流山的第一个秋天。他是春天时上山拜师的,春夏秋三季攒起来也有半年辰光了,可还时时觉得自己不是回流山的人,象是做客。 师傅李复林门下有不少弟子,正式拜师算是入室弟子的只有五个。大师兄姓莫,单名一个辰字,可云晓冬从上山到现在还没有见过他,他上山的时候大师兄就被师傅差遣下山去办事了,路途想必十分遥远,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行二的师姐姓王,因为师傅赐了一把玲珑剑给她,所以本来的名字不用了,改名就叫玲珑了。接下来是三师兄姜樊,师傅一唤他就是樊儿啊,不知是不是口音的事儿,听着总象是在叫饭儿,所以三师兄的诨号就叫饭儿,从上到下大家都笑嘻嘻的这么叫他,他乐呵呵的也不生气。 他三个都是打小儿就在山上的,无父无母,襁褓中就被师傅收养了,师徒情分自然不一般。 相比之下,四师兄陈敬之和云晓冬两个都算是半路出家了。四师兄家在一个叫道安的地方,离回流山千里迢迢,听说陈家家大业大,人丁兴旺,不知道四师兄为什么到离家这样远到回流山来拜师学艺,也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云晓冬原本是跟着叔叔生活的,叔叔与师傅是故交,他旧伤复发,忖度着自己撑不下去了,拖着一口气上了回流山,把云晓冬托付给了老友就咽了气。 师傅看在老友的面子上,收下了云晓冬这个天分不佳的弟子,云晓冬就在回流山住了下来,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半年。换上回流山弟子们穿的青白二色道袍,梳个道髻,看着和其他人都一样。 可是云晓冬总是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连睡觉时候说梦话的腔调都一点儿不一样。 一套入门剑法练了几个月了,招式算是练熟了,可是三师兄和他喂招的时候,总是隔个几招就要提醒他一句:“师弟,你用的这是剑,可不是刀。” 连最宽和的三师兄都这样说,说明他大概天生就不是个学剑的料子,要在师傅面前施展的话更是丢人现眼。 他想叔叔,想家。他也知道,叔叔已经没了,家也没了。 可他又做不到把回流山当成家。 入门剑法当然不会由师傅亲自传授,玲珑师姐脾气急躁,一遍两遍教不会,第三遍她就怒发冲冠了,这套剑法是三师兄教他的,也就三师兄有这个耐心,一遍又一遍的教他,也不嫌他蠢笨,还拿自己刚上山时候的糗事安慰他。 “师兄我啊,这套剑法也学了近一年呢,那时候是大师兄教的我,今天教了,我会了,第二天一醒就不记得了。后头学了,前头又忘记了。师弟你已经比我那时候强多了。你看我这样的资质都能学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也必定能学会。” 三师兄这样说,云晓冬没办法,只好一招一式努力习练,把过去练刀法的架势硬生生改掉,然而哪里是那么容易改的呢? 一早起来练过功,三师兄又给他送来两套换洗衣裳,厚厚的包了一个大包袱,说话间还很不好意思:“师弟,我寻了两套衣裳给你,因为山上的衣裳都不太合身,这衣裳是新的,我寻了一位师妹替你改过尺寸,你且将就穿。” 云晓冬连忙向三师兄道谢,三师兄送完了衣裳也没立时就走,又跟他说了几句剑法,讲得兴起还比划一番。等三师兄走了,云晓冬把衣裳翻出来试了试,玲珑师姐又来了。 她今年也不过才十六七岁,身形亭亭玉立,鹅蛋脸,一双眉毛又黑又浓,眼睛格外有神彩。 “师弟师弟,我带你去山下逛狂去。” 云晓冬一句“不去”没来及说出口,师姐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往外走:“山下今天逢集,可热闹啦,卖什么的都有,吃的喝的玩的用的都有。我和你说,双沟桥那一家丸子汤最地道,还有桥东面的那一家包子铺,肉包子、素包子都特别香。我看你这半年长高了一截,原来的鞋袜子都不合脚了吧?趁便买两双回来好穿,眼看着天要冷了。我和你说,山上天冷的早,这几天都落霜了。” 玲珑师姐说起话来象放鞭炮,一刻不停,云晓冬一个字都插不上,也不知道师姐力气怎么这么大,抓着他的那只手跟铁钳子一样,挣都挣不脱,说话功夫已经被她拉着出了门。 是学武的姑娘力气都大,还是二师姐确实天生神力啊? 两人在门前头遇见了四师兄陈敬之,他看样子又到山顶练剑去才回来,裤腿上还沾着泥,见两人从门里出来愣了一下,迎上来问:“师姐这是要出去?” 玲珑说:“下山逛逛,小四你也一道去啊?” 陈敬之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师姐和师弟也请早去早回,免得师傅回头又挂念。” 玲珑摆了摆手:“师傅不在,昨儿夜里就下山了,今天是肯定不会查点你的功夫。” 下山的时候玲珑同他说:“小四太拘泥古板啦,就算硬拉他来玩,他也闷闷不乐的,平白让人扫兴。我跟你讲你可不要学他那样子,小小年纪跟个老头子一样。” 这话让他怎么应呢? 云晓冬只好含含糊糊嗯了一声,既应付了师姐,又没有明确的赞同说四师兄就是象个老头子。 回流山下头就是个镇子,隔个十天八天的就逢一次集,四里八乡的人都来赶集,就显得格外热闹。玲珑带他去吃了那个地道的丸子汤,还从外面买一个大蹄髈,卤的红通通的,用油纸包着塞给他。那个蹄髈比晓冬的脸还要大,他横看竖看都没找着好下嘴的地方,只好装在布兜里带着。 师姐多半是常来,卖丸子汤的老板都熟悉她了,多送了一张饼,还对晓冬说:“客人听着不是本地人啊?” 瞧,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看出他是个外来的。 这个一言难尽的蹄髈就不说了,玲珑师姐还乐滋滋的带他去听戏,就在镇东头有个戏台子,逢着赶集的日子就有戏听,唱的是什么他一句也没听懂,就一个老生、一个老旦,在上面哭哭啼啼的,站到腿都有些酸了,他才恍惚听懂一点。原来台上这两个人不是老两口,是母子关系,为着儿子媳妇孝顺不孝顺掰扯了这么半天。 戏台子下头有人卖吃食,玲珑给他买了两块煎豆腐,一个劲儿劝他:“吃嘛,这个很好吃。”一边说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块,另一块就往他嘴里填,眼看他再不吃豆腐就能塞到鼻子里去了,他只好张嘴。 可是……可是这味儿怎么这么怪? “臭吗?”玲珑理所当然的说:“臭豆腐当然臭了。” 已经吃到嘴里了他也不能给吐出来,都不知道这块豆腐是怎么咽下去的。那个大蹄髈他最后也没吃,沉甸甸的又带回山上去了。 上山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头疼,觉得可能是今天在外头吹了风了,结果一回去就躺下了,晚饭也没吃,浑身火烫,又吐又泄的折腾起来。 他病的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给他喂水,刚一咽下去就又全都吐出来了,身上火烫火烫的,脸直往上墙上贴,就图墙上那点儿凉。有人把他拽回去,他哼哼着带着哭腔,还要挣开了再去找墙。 身旁围着的几个人本来为着他生病着急上火的,看他这么样撒娇,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还是三师兄说:“到底还小呢。” 一想着他唯一的亲人才过世不多久,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回流山上,跟谁都说不来话,三师兄就觉得这个小师弟挺可怜的。 今天玲珑特意带他一块儿下山,也是想让他玩一玩高兴高兴,总待在山上闷闷不乐的,下山起码能散一散心。可是没想到好心把事情办坏了,他们几个都不通医术,师傅和大师兄又都不在,这会儿天晚了也没处去请人来给他瞧病,不知道他究竟是着了凉还是吃坏了东西,可是人烧的这样厉害肯定是病的不轻。 “我从丹房里找了几样药,可是不知道哪样对症……”陈敬之掏出好几个瓶瓶罐罐。 姜樊摇了摇头:“不成,不号脉药可不能乱吃。”回流山上也有山民猎户,他们有伤病也曾经过来求过药,但这药师傅从来不会轻易给。外用的还好,内服的一定要确定是什么病况才会对症下药。 小师弟现在病因到底是吃坏了东西还是受凉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能胡乱给他药吃? 玲珑最是着急:“要不,我带师弟下山去吧,去镇上找郎中看?” 由不得她不急,本来她带师弟下山是想叫他高兴高兴,可没想到好心办了错事,现在师弟病的厉害,她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姜樊摇头:“不成,今晚连月亮都没有,风又大,鱼背坡和木索桥那里都太危险了不能过。” 要是能行,他就带师弟下山去了。 不说夜间山路难行,就算到了山下,回流山山脚下这个小镇上也根本没有什么正经郎中,就一个能治一治跌打损伤,这么小的镇子,百余户人家,哪里会有什么高明的郎中?要是有,镇上的人生了重病也不会到山上来向师傅求药了。 “可是师弟这样可怎么办?”玲珑都要急哭了。
跃龙飞天

跃龙飞天

作者:越人歌 类型:灵异 状态:完结

《跃龙飞天》这本书写的很好从章节到内容都能给读者以新的感觉同时能吸引读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