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寻墓笔记章节目录完本】主角李定国徐国栋

【寻墓笔记章节目录完本】主角李定国徐国栋

时间:2021-04-06 13:47:34编辑:狗狗窝 作者:单杀小萝莉 人气:

《寻墓笔记》为单杀小萝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一次不用我再说什么,在看到那干枯手掌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彻底傻眼,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真的诈尸了?胆小的肖悦甚至闭上了眼

寻墓笔记

推荐指数:10分

《寻墓笔记》在线阅读

《寻墓笔记》 第十一章:大秦国运图 免费试读

这一次不用我再说什么,在看到那干枯手掌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彻底傻眼,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这……真的诈尸了?

胆小的肖悦甚至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多看那女尸一眼。

就在众人被惊呆在原地之时,另一只同样的干枯手掌也爬上了青铜棺椁的边缘,紧接着是一个头发凌乱的干枯头颅,还有一双眼窝深陷没有瞳孔却让人心底倍感发寒的眼睛。

尽管我之前早已经见到过青铜棺椁内的女尸睁开眼,但此时见到她当真活生生从棺椁内爬了出来,我还是有些全身汗毛倒竖,竟变得腿软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见到女尸活了过来,李慧嫚脸色也变得苍白,对着我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祠堂的大门已被死死关闭,我用力敲了敲祠堂的墙壁,发现这座祠堂的虽然是木质结构,但让人感觉极为厚实,想要用身体在墙壁上撞开一个逃生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下一刻,我的目光落在了李慧嫚身上。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落在了李慧嫚双手所抱着的那个青铜盒子。

我心中生出一丝猜测,女尸的突然复活,还有祠堂大门的突然被关闭,难道是因为我突然将这个盒子从棺椁内拿出来的缘故。

虽然没有丝毫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的猜测,但我可以确定,这几者之间一定是有某种神秘关系。

青铜棺椁内的女尸依然在动,此时已经爬出了小半个身子。

可能是因为身体太过僵硬的缘故,女尸爬出棺椁的动作显得有些滑稽,只是看到这一幕我们却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自始自终全是恐惧。

“要不,我们把这青铜盒子放回去吧?”

李慧嫚自然是心思细腻的,见我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当即明白了我心中所想,开口说道。

“这就要放回去啊,折腾了半天,总得打开看看盒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吧。”徐浩说道。

眼见那青铜棺椁内的女尸已经爬出了大半个身子,李慧嫚捧着盒子有些为难。

“张三年,还是你决定吧,盒子是你从棺椁里取出来的,要不要打开来看看你说了算。”李慧嫚说完,将手中的青铜盒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李慧嫚手中的盒子,入手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之前在棺椁内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竟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在看到青铜盒子的瞬间,我不禁又愣住了,只见这青铜盒子的盖子上,有着一个和棺盖之上一模一样的鬼脸图案。

因为从小到大的那个梦境和背后的胎记,我对鬼脸图案显得尤为敏感。

见到鬼脸图案的一瞬间,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我,立即就做出了决定——打开青铜盒子。

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青铜盒子上面没有任何防盗设施,被我轻而易举的就将其打开了。

可是,在打开青铜盒子看到里面所装东西的瞬间,我却有些失望起来。

目光所及,青铜盒子里面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放着任何奇珍异宝之内的东西,而是放着一个颜色发黄,裹得像是煎饼一样的羊皮卷。

“这是什么?”看到盒子内的东西,所有人都立即凑了上来。

盒子内的东西太过出乎意料,原本以为至少也是个稀世珍宝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却仅仅只是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羊皮卷。

我取出盒中的羊皮卷,原本绑在其外面的绳索早已经变得腐朽,刚一拿到手上就散了开来,露出羊皮卷的真容。

我将盒子递还给李慧嫚,将这羊皮卷在两只手上摊开,想看清羊皮卷上写了什么。

这好像是一幅地图。

“原来就是这么个破东西啊,还是赶紧放回去吧,要不然那女尸可就真爬出来了。”徐浩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青铜棺椁内那早已经爬出大半个身子的女尸,吓得赶紧说道。

“等等!”见他将手伸过来想要拿走地图,我赶紧阻止了他。

原本在看到羊皮卷内的地图时,我也很是失望,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如果这羊皮卷内的地图当真一无是处的话,怎么可能和秦始皇的灵位一起被供奉在姚家祠堂里面,并且还有一个千年女尸负责守护。

大秦国运图!

心中这般想着,我再次将羊皮卷地图重新看了一遍,很快就发现在羊皮卷的正上方,似乎有几个早已经褪色的,用小篆书写的墨色大字。

由于这几个字迹褪色严重,之前我并没有太过注意,以至于将其当成了这地图的一部分给直接忽略了过去。

“大秦国运图,这是什么东西,你们有谁听说过?”我对众人问道。

闻言,其他人全都一头雾水,显然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而我注意到李慧嫚在听到我所说的话后,低下头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紧接着她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兴奋。

“快,张三年,用手机把它拍下来,一定要拍出最完整的照片。”李慧嫚脸上满是兴奋表情,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究竟想干嘛。

见我愣在原地没有动,李慧嫚也不再催促,而是取出自己的手机,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从各个方向对着羊皮卷地图拍了十几张照片。

“行了,先想办法把地图放回棺椁里去吧,离开这里之后我再告诉你们这羊皮卷里面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保证会让你们大吃一惊。”李慧嫚收起手机,将羊皮卷裹好放回了青铜盒子,并将盒子轻轻关上之后对我们说道。

尽管我心中尚有许多的疑问,但也明白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你们看那边!”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肖悦有些兴奋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中响起。

我转头看向她,只见她抬起右臂,指着祠堂右侧的一个角落。

“那是……”

所有人都跑到肖悦所指的地方,原来在这个角落离地半米高的地方,竟然有这一个像是井字形的通风小洞。

之前因为祠堂内太过黑暗,我从进入到祠堂后就没注意到祠堂这个角落竟然还有个这么个地方。此时月亮快要落坡,月光透过这个小洞,刚好照斜斜的照在了地上,这才被肖悦所发现。

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个洞口的大小,很快就有些失望了,这个洞口似乎并不能让人钻过去。

“要不我们把这几根木条拆了,就可以出去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见这井字形的通风口木条只有婴儿手臂版粗细,加之已经修建了不知多少年月,似乎并不坚固。

“不可以。”我刚准备走过去,李慧嫚就立即跑过来,在我前面拦住了我。

“为什么,如今只有这一个办法能离开这里了,从这里钻出祠堂虽然有些难看,但总好过冒着危险去把盒子放回棺椁里强吧。”李慧嫚的举动有些反常,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说道。

“你们看看这祠堂的内部,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李慧嫚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转而言它的对我们说道。

“这个祠堂好像是用木条胡乱搭建起来的,好奇怪,和普通的古建筑有些不一样。”我拿着电筒对着祠堂内照了照,顿时有些惊讶起来,这样的建筑风格还当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这不是胡乱搭建起来的,而是依照鲁班锁的原理所建造。”李慧嫚表情凝重,略微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依靠这种原理所修建的建筑,在正常的情况下可以比其他的建筑稳定坚固。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这样的建筑实际上处于一个极端的平衡点,只要是以蛮力损坏房子的任何地方,哪怕只是一根不起眼的木条,整个建筑的平衡也会被彻底打破,瞬间散架崩塌。”

“如果留下来,可能我们都会死,但也有可能在把盒子放回棺椁之后我们都会没事。但如果选择砸开这个通风口,我们六人之中就只有一个能够离开,其他人都会被瞬间倒塌的祠堂活埋。要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吧。”李慧嫚说完,将青铜盒子递还给我。

就在这时,意外却发生了。

我刚要伸手接住李慧嫚递过来青铜盒子,一道人影突然从黑暗中窜出,一把就将李慧嫚手上的青铜盒子夺了过去,逃走的时候还连带将李慧嫚给撞倒在地。

那人影夺走盒子后却并不停留,直接冲向祠堂右侧的角落。

不好!

我立即就猜到那家伙想干嘛,当即脸色狂变,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

可即便如此,我的动作还是有些慢了,那身影刚冲到祠堂角落便举起手里的青铜盒子对着墙角的井字形通风口砸去。祠堂的角落传来几声脆响,那井字形的通风口木条全部断裂。

“是他,是冯老师,站住!”我大声喊道,反应过来的徐浩秦东陆成也同时追了过来。

黑暗中,只听冯老师冷笑一声,瞬间从那被砸开的通风口钻了出去,竟是灵活异常。

轰隆隆,仿佛平地想起惊雷,就在冯老师的身影钻出通风洞口的一瞬间,整座姚家祠堂的大殿忽然变得剧烈摇晃起来,感觉像是发生了巨大地震。

通风口的木条被冯老师用青铜盒子砸断,那么这座仿造鲁班锁结构的祠堂大殿也瞬间失去平衡,明显是要倒塌了。

突如其来的危机让所有人都脸色大变,一瞬间全都跑到通风口处,想要从通风口逃出去。

然而,当我用手电筒往通风口一照就瞬间心灰意冷了。

“多谢你们帮我取出我梦寐以求的东西,还给我找了个这么好的逃生口,放心,你们死了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们多烧点纸钱的。”只见那冯老师竟然还没走,手捧着青铜盒子,咧着嘴不停笑着说道。

“呜呜呜……我还不想死,我不要被活埋,张三年你快点想想办法啊!”肖悦声音带着哭腔。

“到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离开祠堂的唯一路径这有这一条,如今又被他在外面给堵住了,根本不可能处得去。”我摇了摇头,说道。

要从这个通风口出去,必然是先露头的,如果被冯老师用青铜盒子砸上几下,怎么也不可能活着出去,眼下他是打定主意要杀人灭口了。

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也借助了这个祠堂的构造,显然我们之前的谈论被他躲在暗处给一字不漏听了进去。

眼下,我们所有人都被逼到绝路上了,就算这祠堂不会崩塌,那青铜棺椁里爬出来的女尸也不可能放过我们。

砰……祠堂向下沉了一下,发出一声巨响。

屋顶瓦片也伴随着尘土洒落下来,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就在我心底快要彻底绝望时,我的目光忽然落在了祠堂正中的那个青铜棺椁之上,脑中有了一个大胆甚至疯狂的想法。

寻墓笔记

寻墓笔记

作者:单杀小萝莉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寻墓笔记》人物形象生动,谈吐幽默风趣。

小说详情